万字长文解读腾讯PCG的战略逻辑:中医思维、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 | 砺石

万字长文解读腾讯PCG的战略逻辑:中医思维、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 | 砺石

  砺石导言

当外界把目光过度聚焦在微视产品,认为微视将决定腾讯短视频成败,决定PCG成败,甚至决定腾讯公司成败的观点,都是并不了解腾讯与PCG的错误看点。在腾讯平台内容事业群(PCG)成立一周年之际,本文从PCG的业务全景出发,系统解读了PCG在任宇昕“中医思维”领导下“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相结合的战略逻辑,试图还原一个更加真实的腾讯PCG。

万字长文解读腾讯PCG的战略逻辑:中医思维、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 | 砺石

  刘学辉 | 文

  金梅 | 编辑

  1

总有一些关键时点会被历史铭记,2018年的9月30日,注定会是腾讯发展历史上被铭记的一天。

在这一天,腾讯宣布了组织架构的重大调整,其中有两项最为引人瞩目,一个是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另外一个是成立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其中,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 Cloud and Smart Industries Group),整合了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LBS等腾讯体系内所有与TO B相关的业务领域,由之前掌舵社交网络事业群(SNG)的高级副总裁汤道生负责。

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Platform and Content Group),整合了原社交网络事业群(SNG)、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原网络媒体事业群(OM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中,与社交平台、数字内容、流量平台、核心技术等高度关联且具有高融合性的板块,由腾讯COO任宇昕负责。 战略决定组织,在重组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背后,是二者分别承载着腾讯“拥抱产业互联网”与“扎根消费互联网”的两大核心战略。由于这次战略与组织的升级极为重要,在腾讯内部又被称为“930变革”。 距离“930变革”将近一周年之际,过去一直保持低调的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负责人任宇昕罕见的接受了一次媒体采访,系统阐述了其对PCG业务的战略思考以及PCG最近一年业务的具体推进情况。

  2

要想深刻理解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的战略逻辑,首先需要先全面、系统的了解平台与内容事业群的完整业务范畴。如果没有了解到业务全貌,就很难建立起对PCG业务的正确认识。 PCG主要由两大业务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社交平台,包括QQ和QQ空间,第二部分是内容业务,包括腾讯视频、腾讯新闻、腾讯体育、腾讯影业、腾讯动漫、微视与信息流等。 从上述业务组合来看, PCG首先业务内涵极为丰富,涵盖了社交与内容两个单独来看都极为宽广的业务赛道;其次这些业务都根基牢固,体量巨大, QQ、QQ空间是中国的第二大社交平台,腾讯视频、腾讯新闻、腾讯体育、腾讯影业与腾讯动漫则是中国最庞大的精品内容矩阵。腾讯之所以将社交与内容这两个市场空间巨大,业务根基牢固的业务进行整合,背后的期许是实现二者之间的协同,创造出1+1大于2的效果。

由于QQ、QQ空间与QQ浏览器等流量平台相对独立与稳定,PCG最核心的协同效果将体现在PCG的内容业务上,一方面是社交与内容的协同,另外一方面是技术与内容的协同,还有就是各种内容形态之间的联动,都将放大PCG固有内容的影响力。另外就是QQ、QQ空间与QQ浏览器等社交与工具产品,也都对优质内容有着极大需求,PCG的内容可以输出给这些产品,帮助其提高产品吸引力与用户粘性,发挥出协同效果。

将社交与内容两个成熟业务整合创造出更大的效能,其实相比从0到1新建一个业务更具挑战性,其不仅需要将两个特征差异明显的业务整合成一个目标一致的利益共同体,还需要对每一个业务都具有深刻理解,并找到促使两个业务能产生化学反应的关键点。

万字长文解读腾讯PCG的战略逻辑:中医思维、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 | 砺石

相对马化腾、刘炽平、张小龙与汤道生等腾讯高管,外界对任宇昕较为陌生。任宇昕出生于1975年,1998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专业,先是在华为做了一年半的工程师,后于2001年加入腾讯,是腾讯的第一名社招员工。 任宇昕在加入腾讯最初的三个月做程序员,之后一直在腾讯联合创始人张志东主管的技术开发部门负责QQ秀、QQ会员等增值服务产品的开发,2002年被任命为增值开发部经理,与负责QQ客户端开发的吴晓光一起,是张志东极为信任的左右手。

2004年,腾讯进军网络游戏业务,在业务开展初期遇到一些挫折后,马化腾便找到任宇昕,希望由其来负责游戏业务。任宇昕对游戏很感兴趣,觉得这个机会也很有挑战,于29岁时接手腾讯游戏业务,之后就有了其带领腾讯游戏相继打败联众,打败盛大,打败网易等所有强劲的竞争对手,最终成为中国甚至世界游戏之王的传奇经历。 凭借带领腾讯游戏取得的卓著业绩,2012年5月,当时只有37岁的任宇昕被任命为腾讯公司COO(首席运营官),兼任以腾讯游戏业务为核心的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总裁,同时分管社交网络事业群(SNG),当时SNG总裁由现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总裁汤道生担任,汤道生向任宇昕汇报。 2013年1月28日,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总裁刘成敏在为腾讯效力10年之后,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其职位也由任宇昕兼任。2017年3月24日,任宇昕又接替刘胜义,兼任网络媒体事业群(OMG)总裁。至此,腾讯旗下的四大事业群(IEG、SNG、MIG、OMG)都归属任宇昕统领。 然后就是在2018年的“930变革”中,任宇昕在担任互动娱乐事业群(IEG)负责人的同时,出任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的负责人。 从上述履历来看,任宇昕在正式接手PCG业务以前,就已经基本分管了构成PCG的大部分核心业务,另外任宇昕长期负责的互动娱乐事业群(IEG),基于腾讯游戏业务也很早就形成了包括腾讯文学、腾讯动漫、腾讯电竞与腾讯影业等在内的大量内容业务,所以任宇昕对内容业务并不陌生,由其来掌舵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水到渠成。

  3

在企业中有一类管理者,当企业有一项艰巨任务时,我们通常不知道其会采用什么样的策略去完成,但这类管理者总是能让人相信其一定能找到解决问题,完成任务的最终办法,任宇昕就是这样的一位领导人。

万字长文解读腾讯PCG的战略逻辑:中医思维、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 | 砺石

在2004年刚接手腾讯游戏时,腾讯游戏业务一穷二白,士气低落,还面临着联众、九城、盛大与网易等一众强大的对手,就是在这样的局面下,任宇昕带领团队系统分析了当时的竞争局势,先是避开大型网络游戏企业的锋芒,选择主攻与QQ用户衔接更为紧密的棋牌和小型休闲游戏,只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便打败了棋牌游戏的领导者联众。

2006年年初,当时以角色扮演(RPG)为特征的大型网络游戏风行一时,但任宇昕却意外提出了他称之为“后发者的侧击战略”,绕开以“打怪升级”为主题的大型网络游戏主战场,全力聚焦于枪战、赛车、格斗、飞行射击与音乐舞蹈等休闲竞技游戏,大获成功。

2008年度,腾讯游戏第一次超过网易,2009年第二季度,腾讯游戏又完成对行业领头羊盛大游戏的超越。在之后几年里,腾讯在游戏业务上的优势继续扩大,成为名副其实的“游戏王”,也借此奠定了中国最具盈利能力互联网企业的江湖地位。 在2012年接手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的工具产品业务时,无论QQ手机浏览器、应用宝与QQ手机管家,这些产品都是各自细分领域的老二,很长时间没有实现突破。任宇昕分析了当时的情况,认为腾讯在技术、团队与资源上都不比竞争对手差,完全有能力做到第一,便给团队提出了“不做第二,第一是唯一目标”的新要求,然后带领团队在产品细节上进行持续优化升级,一点点积累、突破,最终实现反超。QQ手机浏览器、应用宝与QQ手机管家等均入选了代表腾讯产品最高荣誉的“名品堂”。 腾讯游戏与移动互联网工具产品业务的成功,除了让任宇昕在腾讯内部赢得了很好口碑,在公司外部也赢得了很高的评价,一提到任宇昕,媒体就习惯用“常胜将军”“战争之王”与“关键先生”等词汇来给予赞美,一位企业高管能获得外界如此一致的高度肯定,这在中国商业界是极为罕见的。

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的一篇报道中,甚至将任宇昕比作“美国队长”,美国队长是美国漫威漫画旗下的一位超级英雄,坚强、勇敢、机智,在二战中立下赫赫战功,被视为美国精神的象征,广受欢迎。

任宇昕这次接手PCG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虽然很多人不知道其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去带领PCG业务实现战略突破,但能确定的是任宇昕一定能找到正确答案。这种信任源于任宇昕之前在面临复杂业务时的出色表现,其总能通过冷静的理性分析,探寻业务本质,然后做出“对”的选择,并落地执行。 一年下来,虽然在外界看来腾讯PCG业务还没有出现让人惊叹的质变,但笔者在对PCG业务的持续关注过程中,已经欣喜地能看到PCG在顶层战略上的系统设计以及在具体业务上的化学反应,任宇昕在这次媒体采访中的一些公开回答也印证了笔者的判断。

  4

在PCG业务刚成立初始,外界很多声音把腾讯的此次组织调整解读为阻击抖音、今日头条等产品的应对之举,而把目光过多的聚焦在与这些产品形成直接竞争的微视与天天快报。这其实是不理解腾讯基因的一种较为狭隘的竞争思维,如果腾讯只是跟随竞争对手制定策略,注定不会取得今日成功。 任宇昕对此具有清晰的认识,“如果一个公司是很强的竞争驱动非常不好,会导致一遇到竞争就过度反应,而且把很多战略资源投向追随别人、追赶别人的竞争领域,造成组织资源的巨大消耗与浪费”。他在内部一再强调PCG的业务逻辑是基于用户驱动,而非竞争驱动。 腾讯的定位是“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文化与科技公司”,使命是 “通过互联网服务提升人类生活品质”, 经营理念是“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 ,愿景是成为“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而PCG正是腾讯“文化”战略的核心推动者,肩负探索未来数字内容发展的重任,这决定了PCG开展的业务,一定是符合“文化”属性,能为用户创造价值,能提升人类生活品质,能获得社会尊重的业务,而最大化利用人性弱点的今日头条与抖音很难满足腾讯“文化公司”的战略定位,也决定了其不会是腾讯PCG的核心战略方向。 在内容领域,用户的真实需求一定不是那些低俗的,让人上瘾但没有任何价值的低质内容,而是那些能让人感受到世界美好,幸福感得到增强,有所启示的高品质内容。所以腾讯自始至终都将拥有好的价值观,能丰富人的精神世界的内容作为重点,这就决定了腾讯在影视、视频、体育、小说与漫画等精品长内容领域长期深耕,最终成为各个领域的行业第一,形成了绝对优势。 任宇昕在内容上保持着同样的认识,他认为好的内容一定是能跟人的情感发生连接和共鸣,能丰富精神世界,能帮助人,能带来价值。在这样的认识下,任宇昕在“930变革”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并没有被外界声音裹挟,而是拒绝低品质内容带来的低质流量,坚持把长内容平台作为腾讯PCG业务的发展重点,继续加强腾讯在精品内容领域的护城河。 例如,腾讯视频在2019年推出的美食文化纪录片《风味人间》、现象级综艺节目《创造101》、精品大剧《扶摇》与《如懿传》,暑期爆款《陈情令》与《全职高手》等,这些优质内容都大获成功,让腾讯视频在用户、流量、会员与品牌领域的优势进一步加强。

万字长文解读腾讯PCG的战略逻辑:中医思维、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 | 砺石

腾讯体育则与最受中国观众欢迎的体育赛事NBA续约至2025年,继续成为NBA中国数字媒体独家官方合作伙伴,NBA版权在为中国篮球迷带来饕餮盛宴的同时,也为腾讯带来大量高质的体育付费会员。 腾讯影业涵盖创制、宣发、IP版权与IP授权等领域,旗下拥有大梦、黑体与漫宇等6大工作室,其也将创作重点放在具有好的价值观的内容领域。目前参与出品和发行29部电影(包括《影》《毒液:致命守护者》《无名之辈》《海王》《大黄蜂》《流浪地球》《阿丽塔:战斗天使》《黑衣人:全球追击》等),全球票房超460亿人民币。

由于长期深耕精品长内容,腾讯还在影视、体育、动漫与文学等领域积累了很多经过市场与用户检验的优秀IP,这些IP的价值被外界大大忽视,但任宇昕极为重视,他认为随着时间的沉淀,IP会具有越来越强的长期价值,就像迪斯尼这家企业,其今天的价值很重要一部分源于其长期积累的IP,而中国能称得上是IP的,大多数都掌握在腾讯手里,例如古龙的武侠小说IP就与腾讯签下了十年长约。如果将腾讯掌握的IP价值去进行详细测算,将是一笔巨大的宝藏。而短视频、信息流等内容是不具备这样价值的,用户一次性刷过就结束了,没有任何资产沉淀。 到底什么是好的内容?笔者前不久在腾讯视频观看独家网络播出的电视剧《老酒馆》与腾讯体育独家直播的《篮球世界杯》赛事时有着非常深的体会。在电视剧《老酒馆》中,主人公陈发海的隐忍、大气与家国情怀引人深思,给现实中的自己很多人生启示;而《篮球世界杯》中,进入决赛的阿根廷39岁老将斯科拉,其身上具备的拼搏精神与自律让观众动容,也成为体育界热议的话题,给人以激励。 笔者认为,这种真正能给人们带来精神享受并且有所收获的内容才是好内容,才是老百姓真正需要的内容。而这种内容的创作与选择,需要建立在正确价值观下的“内容审美”,这种“内容审美”是任宇昕在PCG的内容业务中极为强调的,也是腾讯PCG相对市场上其他内容平台的核心优势。 而对于外界过度关注的微视,任宇昕则坦称,在接手PCG以前,对于微视的发展思路有一些不同看法,在接手PCG以后,任宇昕带着团队进行了大量讨论,最终明确了微视新的发展逻辑,就是一定不是站在竞争与流量的角度去简单模仿对手,而是要基于用户的需求来进行产品创新。 由于5G技术、视频技术与智能手机拍摄能力的提高,用户对短视频内容的需求越来越大,这决定了腾讯必须把短视频作为内容领域的重要赛道之一。腾讯布局短视频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方面是在腾讯视频、腾讯新闻与QQ浏览器等现有的内容平台基础上来发展短视频,另外通过微视、火锅视频等以短视频为主的独立App来布局短视频业务。 在腾讯PCG社交与内容相融合的庞大生态中,内容只是其中二分之一,在内容业务中又有长视频、短视频、新闻资讯与内容制作等多个赛道,短视频又是内容领域的冰山一角,而微视则只是腾讯PCG在短视频赛道上的一种产品形态而已。

另外,在任宇昕看来,现在中国流行的短视频内容,在质量上相比YouTube还有很大的差距,一定不是最终的形态。其认为,短视频在过去四五年的发展只是长跑的起步阶段,未来随着AI引入与技术升级,尤其UGC内容在创意与质量上提升,短视频未来还有非常大的演变和发展的可能性。目前一些流行的短视频平台还是高度依赖PGC,而PGC这种需要持续高昂采买成本的内容形式并不具有长期持续性。所以,腾讯PCG在短视频领域的策略是一方面通过微视、火锅视频探索开展短视频业务的正确方法论,更重要的是着眼短视频未来发展的各种可能性,以期在短视频赛道的长跑过程中赶上甚至引领这个行业。 所以外界把目光过度聚焦在微视产品,认为微视将决定腾讯短视频成败,决定PCG成败,甚至决定腾讯公司成败的观点,都是并不了解腾讯与PCG业务全貌的错误看点。

  5

任宇昕是程序员出身,喜欢写出一个架构很优美的程序,这让其具有很强的系统性思维,极为重视组织架构的系统性设计。最早负责腾讯游戏业务时,任宇昕便开创了更合适游戏业务的独立工作室模式,为腾讯游戏的成功奠定了组织基础。现在他负责PCG业务,也致力于构建一个与PCG业务特征匹配的组织设计。 由于新重组成立的PCG管理成员分别来自不同的BG,在思维方式上有非常大的差异。例如,来自原OMG的团队习惯从对内容的理解来切入业务,来自SNG的团队则带着做互联网社交产品的思维,而来自MIG的团队更重视产品、工具与技术,要想实现PCG各业务之间的协同效果,组织设计的核心原则是促进各个业务的融合,这区别于腾讯游戏通过独立工作室模式来激励团队的责任心与创造力。 在这种情况下,任宇昕再次开创腾讯的组织先河,建立了PCG高管合伙人制度,高管合伙人包括了任宇昕和来自不同BG的8个VP。 在目标制定上,过去每个VP只是各自负责自己的业务部分,高管合伙人制度推出后,合伙人团队共同承担PCG的整体目标,每个合伙人的目标都要从PCG的整体目标考虑,如果目标定的不合理便会受到其他合伙人挑战。 在考核评价上,也不再是上级对下级的考核,而是合伙人之间的互评。合伙人之间是平等的,在日常工作和交流过程中,每个人都可以观察别人的工作好坏,并提出意见和建议,在考核时进行互评。 在激励上,也不再以个人为单位,而是以PCG的整体表现为依据。如果PCG整体业绩做得好,就代表整个管理团队的成功,如果PCG整体业绩做得不好,则代表管理团队的整体失败。做得好共享利益,做不好合伙人团队共同承担责任。 高管合伙人制度的推出,让三个理念差异明显的BG重组形成的PCG迅速融合为一个整体。任宇昕在采访中提到,过去公司VP之间说话比较委婉、克制,很少看到VP以上的高管在会议上激烈争论,但这在PCG的高管会议上很常见。这背后,是PCG高管们已经形成一个有着共同目标的利益共同体。 任宇昕还举例,在PCG刚成立不久时讨论短视频应不应该做、到底怎么做时有很多争论。有些高管觉得类似西瓜视频、好看视频这样的短视频很成功,腾讯也应该做类似的产品,只要一做就会很快见到回报。有些高管觉得抖音这种只是简单手指滑动,不需要任何大脑思考的方式是更有生命力的。也有高管提出这些短视频内容都不可取,应该着眼短视频未来的发展趋势做视频升级。围绕这个话题,PCG的各位高管争论得非常激烈,但正是这种激烈的争论,让任宇昕等腾讯PCG的高管最终能深入本质,关于短视频业务的发展形成了很多正确的共识。 在解决组织与文化融合的同时,任宇昕还重点通过打造技术中台与内容中台,来实现PCG各业务之间的业务融合,提升效率。 一方面,技术中台与内容中台为PCG的各个前端业务提供支持。例如,企鹅号定位为“提供数据、技术、工具和结算支持的内容服务平台”,涉及内容品质审核及其他与内容相关的各种工具、流程都可以在内容中台完成。与内容生产者的对接工作则前移至PCG的各个前端内容业务,这样既强化了内容中台的技术驱动与数据导向,也兼顾了效率与灵活性。 任宇昕还调任之前负责技术中台建设的曾宇来负责企鹅号,以加强技术与数据在企鹅号的应用,更多地把企鹅号变成一个服务内部内容业务和外部内容合作伙伴的自助高效的技术服务平台,以降低人工沟通,提升内容生态的整体运转效率。

另一方面,PCG的各个前端业务也可以把自己的核心能力和资源积累反哺到内容中台与技术中台,进行进一步的沉淀。例如,PCG技术中台的很多技术模块并不是由技术中台自己的团队开发,而是由擅长某个技术领域的前端业务来承担。像PCG技术中台的长视频技术模块就是由腾讯视频来承担建设,腾讯视频在一开始就想好这不只是为腾讯视频在做,而是要沉淀在技术中台,为PCG所用,甚至为全公司其他BG所用。除了腾讯视频,其他各个前端业务也都把自己的内容成果与技术成果分享出来,沉淀到PCG的内容中台与技术中台,供其他业务共享。 技术中台与内容中台的建设,将改变腾讯PCG业务过去习惯在自己体系内建立业务闭环的做法,转向更加开放协作的工作方式,一方面让每个前端业务实现与中台的协同发展,实现PCG各个业务之间化学反应的产生,提升整体效率;另外一方面强化数据和技术赋能,将让PCG能够很好地把握住5G和AI有可能带来的内容产业新机遇。

  6

任宇昕在谈到刚开始接手腾讯游戏业务时压力非常大,认为QQ平台有海量用户,这么好的流量优势下如果做不好游戏只能说自己无能,所以要拼死非干好不可。可见,任宇昕是一个好胜心很强的人。 而相比刚开始做腾讯游戏时只有QQ平台,今天PCG在社交、内容与技术领域的整体优势更为强大,任宇昕表示,“现在腾讯和我们的干部面临着历史上最好的机会,我们在内容方面的积累,长视频、小说、动漫、音乐都是行业第一,我们的原创IP积累全中国最多,所以我们应该在内容领域比任何一家公司都有能力做好,这是我们没有办法逃避的责任”。 在互动娱乐事业群(IEG)业务较为成熟的前提下,任宇昕现在已经将八至九成的精力都用在了PCG业务上。 虽然任宇昕内心好胜,但了不起的是在推进PCG业务的进展时却不急不躁,始终保持着非同寻常的冷静。在“930变革”之前,微信曾为微视提供过营销推广,但“930变革”之后任宇昕却主动停掉了,他说微信有自己独特的产品哲学,我们要尊重微信的产品哲学,PCG所有产品与微信开展合作一定要基于微信的产品哲学考虑。 任宇昕本身是一个产品狂,对产品很有非常好的想法,但其担心团队过多受自己想法的影响,所以在表达自己对产品的想法时非常克制,而是更多的在与团队探讨中确定正确的做事逻辑,这样团队执行的都是大家充分理解并愿意做的事情,效果也会更好。 任宇昕的这种沉着冷静在其早期做技术时便已经具备,当时公司一出现运营事故时就有人跑来找他,但任宇昕是那种事故越大,越冷静的人。当他一听到事情特别严重,瞬间就进入超冷静模式,然后开始分析问题根源是什么,再决定先做什么,后做什么。

万字长文解读腾讯PCG的战略逻辑:中医思维、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 | 砺石

基于对腾讯PCG业务的持续观察以及任宇昕在采访中的公开表达,笔者依稀已经能勾勒出任宇昕为腾讯PCG规划的战略逻辑。 首先在PCG的社交、内容与技术三个领域,好的内容是根,社交流量与技术是放大器,所以任宇昕将腾讯PCG的首要战略重点仍放在继续提升内容优势上,只有在优质内容的基础上,才能利用QQ、QQ空间与QQ浏览器等平台的流量优势,利用互联网、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的技术优势,让腾讯在内容上的价值与影响力进一步放大。 在具体的内容领域,PCG则基于用户的真实需求,坚持“好的价值观”下的“内容审美”,重点放在长内容平台与原创IP等更能提升人类生活品质,更具长期价值,真正符合腾讯“文化公司”定位的精品内容上,继续巩固在精品内容领域的护城河。这些优秀的内容也会反哺到QQ、QQ空间与QQ浏览器等平台,提升这些产品的竞争力与用户粘性。 而在外界过度关注的短视频领域,任宇昕则保持高度清醒,不盲目以竞争思维采取跟随策略,不追求低质内容带来的低质流量,而是致力于在短视频领域建立自己的核心能力与方法论,以把握短视频赛道的演变机遇,争取探索出引领行业未来的新的短视频形态,后发制人。 在社交、内容与技术的业务融合领域,任宇昕一方面通过组织与文化建设促进不同思维业务的融合,另外一方面重点通过内容中台与技术中台建设,实现各业务之间的开放协作,一方面让每一个前端业务都从PCG生态中受益,另外也反哺PCG生态。 而在技术中台与内容中台的建设上,任宇昕极为重视技术与数据的应用,通过技术与数据的应用,一方面降低过多的人工沟通,实现PCG在“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上的完美结合,另外很重要的是把握5G和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有可能给内容产业带来的新机遇。 PCG上述战略逻辑的形成,很大程度源于任宇昕的“中医思维”。有些企业领导者是典型的“西医思维”,一有问题就想着立刻开刀手术,赶紧把问题解决,而“中医思维”则是系统思维与长期思维,其从系统调优的角度,全面分析问题,并分步骤的去改善。 之前腾讯游戏从0到1的绝地反击,移动互联网事业群从“千年老二”到“行业冠军”的成功逆袭,也都很好地体现了任宇昕的这种“中医思维”。其在面临复杂的任务时从不慌张,总是能冷静的系统分析业务局势,以找到最正确的方向与策略,并在团队中建立起极高的目标追求与使命感,但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却极为重视细节,分别从组织、文化与产品等领域一步步优化、积累,最终厚积薄发,实现领先。 而在“中医思维”下,任宇昕也已经为PCG找到了“内容审美”与“技术效率”相结合的正确战略逻辑,有了正确的战略逻辑,只要不折不扣的做好细节执行,相信有“战争之王”之称的任宇昕,将再次带领PCG这场社交、内容与技术融合的新战役。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久推笔记的观点和立场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